2021-06-08

2019世界植髮醫學會年會

一年一度的世界植髮醫學會年會又登場了,每年全世界頂尖的植髮醫師們會在這個場合分享彼此的經驗以及互相激盪新的火花,有別於過往常常舉辦在歐美國家,今年舉辦的地點選在離台灣很近的泰國曼谷,這還不去參加的話實在說不過去了。
 

 


所以呢~雖然一定有很多人認為陳醫師應該是假借開會的名義行觀光玩樂之實,但是我在這裡鄭重澄清,開會的這幾天每天都是扎扎實實的坐在會議室裡面或是待在手術室裡面學習成長,只是如果結束會議後晚上有人發現我在曼谷的夜市吃泰國料理,或是在昭披耶河上坐船吹風,那一定會是那個人看錯了,那只是一個長得像陳醫師的泰國人罷了。
 
好,言歸正傳,以下就是本次會議陳醫師擷取的重點
 
1.     除了FUT以及FUE之外,頭皮微色素點髮 (Scalp MicroPigmentation,或簡稱SMP)是本次大會的一個亮點
 
如同三年前陳醫師參加Las Vegas國際植髮醫學會年會一文中所說,SMP其實類似刺青的概念,以快速循環刺入皮膚的針,將色素帶入表皮真皮的深度,從頭皮看起來就是無數個小黑點,像是有頭髮的人把頭髮剃光的樣子。本次大會花了整整半天的時間討論SMP,另外還安排醫師們有實作訓練SMP的時段。
 
ㄟ?所以這樣就可以開始做SMP了嗎?
 
不好意思,僅僅幾個小時的訓練還是無法開始做SMP的,SMP跟刺青是很不一樣的,刺青的目的是為了吸引大家的目光,所以色彩上會儘量把它刺得飽和刺得顯眼;而SMP則是為了避免大家去注意禿髮的位置,所以要儘量模擬頭髮剃短後看起來的小黑點,與有頭髮的地方融合,能越不顯眼越好,而且還可以策略性的去配合植髮,比如說能移植的毛囊有限的話,就在最前方的地方採取植髮,髮際線以後的地方採取SMP,如此相輔相成達到最好的效果。
 
另外幾個很重要的點就是,SMP是一個僅有2D視覺上的模擬,也就是僅有平面的顏色,是不可能達到植髮後長出真實頭髮的3D立體的效果(不管廣告文上怎麼吹牛)。此外,SMP的色素是會隨著時間淡化,日後還是需要再度花錢補色,比不上植髮的毛囊成功存活就會終生持續長出毛髮來,以這個角度看來SMP費用長期加總起來也不是那麼省。
 
所以陳醫師認為在治療禿髮上,SMP應該還是當作一個備用輔助的角色,要提醒大家的是,SMP是一門很講手感也需要投入很多時間練習的技術,刺入的深度不對或者與周圍的頭髮無法融合的話,看起來就會很奇怪,有的過了一個月就開始顏色會暈開變藍色,有的一開始就看起來不自然,而且如果想去除的話,還要接受雷射治療,而雷射治療要另外去找合法醫師才能施作(網路上所謂的洗掉其實就是用雷射打掉),還要花很多的錢跟時間去除這些色素,所以要更審慎的去評估一些網路上的照片與廣告文。
 

 

 
2.     可以拿別人的毛囊來種在自己身上了?!
 
如果大家對植髮有所了解的話就知道,只有自己的毛囊能夠從甲地到乙地挪到自己身上的另外一個地方,比如說從後腦杓移植到頭頂前額、眉毛,從鬍子移植到頭頂等等,如果拿別人的毛囊來種會產生排斥的現象讓毛囊無法存活,不然就是要像腎臟移植一樣一輩子吃免疫抑制劑避免排斥(應該沒有人會為了頭髮這麼拼吧!)。
 
但是現在居然有人可以種別人的毛囊會存活而且不用免疫抑制劑?
 
聽到這裡應該有不少人開始想動頭髮多的親友的歪腦筋了吧!先別高興,目前只還在實驗室老鼠的階段,人類還沒有真的成功過,這位韓國的Ohsang Kwon教授把要移植的毛囊先用紫外線B光照射,來去除毛囊中負責產生免疫排斥反應的樹突細胞(dendritic cell),再種到老鼠的身上,結果發現並不會產生排斥,毛囊就這樣一直長出毛髮出來,實在是很鼓舞人的發現,希望在不久的將來能夠運用在人體的身上,大家就可以好好的利用頭髮多的親友了
 
 

 

3.     已經到雄性禿第五、六或第七期了嗎?考慮合併FUT/FUE治療吧!
 
FUT跟FUE的比較是這十幾年來的固定議題,雖然統計顯示目前做FUE的醫師已經成為最大宗,但是一位美國的Josephitis醫師提出一個支持FUT的論點,他找了兩位禿髮病人來接受每人兩次植髮手術,兩次手術會間隔一年,特別的是,每次手術病人會同時接受FUT及FUE,也就是左側的後腦勺接受FUE取髮,右側接受FUT取髮,每次兩側都儘量取到兩種術式能夠取的最大量。
 
結果在兩次手術後他得到了幾個結論:
 
a.     在不破壞後腦勺整體美觀的情況下,FUT能夠取得比FUE更多的毛囊。
b.     在取得最大量毛囊之後,FUT較能夠保存後腦勺的毛囊密度(也就是後腦勺頭髮比較密)。
c.      以FUT為主,取到極限不能再取後再加上FUE取髮才能夠獲得一個病人能夠取的最大量的毛囊。
 
所以如果你是屬於較為嚴重的第五、六或第七期禿髮,使用兩種術式結合能讓你得到最多的可用毛囊喔!
 
4.     FUE機器大亂鬥的時代來臨
 
今年植髮醫學會上沒有任何關於植髮機器人的討論,倒是FUE機器呈現百家爭鳴的態勢,為了要取得品質更好的毛囊,並且製造更小的傷口,不同的FUE機器一直在推陳出新,舉凡當初最早的sharp punch、dull punch,後來出現的trumpet punch, dumbbell punch, flare punch,機器的設定從簡單的rotation, oscillation到後來還可以分時段進行rotation, oscillation的組合,還有的加上抽吸的幫忙,這些都是為了幫助醫師去取得更好的毛囊品質,得到更好的手術成果。
 
以上幾個重點跟大家分享,這幾天跟各國大師與專家交流之後,當然也學到許多手術的技巧與心得,期待未來能夠應用在手術中,幫助更多禿髮患者,祝大家快樂生髮,抗禿成功。
上一篇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