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08

2020世界植髮醫學會虛擬年會

今年因為新冠肺炎的肆虐,全世界許多國家都進行了封鎖,因此跨國間的旅遊變得遙不可及(謎之音:好想出國泡溫泉啊),那...開會怎麼辦,醫師不是要持續的進修才能夠精進自己的學識技術,才能提供給患者最好的治療嗎?難道這些植髮醫師總是委靡的過日子不知進取嗎?

 

不用擔心!

 

會議還是要開的,只不過今年的植髮醫學會年會舉辦的地點是在...

 

線上!

 

 

也就是所謂的虛擬會議(virtual conference),全世界的植髮大師植髮醫師們,在約定好的時間內,進入到事先架設好的網頁上,參與這項一年一度的盛會,正常會議大部分的元素,舉凡演講、投影片、舉手發問、投票表決、小組討論等等,都完整保留著,全世界的植髮醫師都在家開會,這在28屆的年會以來是前所未有的創舉,

 


 

 

讓人不禁感到...

 

那我過去這幾年來飛出國取經是在飛火大的喔?!(包含台語請小心服用)

 

嗯~當然話不是這麼說的,虛擬會議有許多好處,包括不需要請假前往、節省交通住宿費用、較多的發言與討論的機會、會議中聽不清楚或不了解的部分可以日後再重新觀看等等,但是它的缺點就是沒有觀摩現場手術的機會、與其他參加者私下的互動較少以及沒有辦法現場參觀賣場的手術器械展示。

 

總之在這九天過程中,陳醫師白天上班看診,下班從晚上八點或九點開始到凌晨一點,每天熬夜開會,感覺還是十分有收穫相當值得的。

 

照樣陳醫師還是分享一些本次的心得:

 

1.     相當多的純FUE醫師計畫或者是願意嘗試提供FUT的手術給病患做選擇。

 

陳醫師很喜歡FUE的手術,因為病人手術的舒適程度較高,且存活率與效果並不會輸給FUT,病人術後也不會有一條線型的疤,但問題是,現在太多的網路行銷或者是話語權只提FUE的好,把FUE當成是所有想植髮的人最好的選擇,而選擇FUT似乎被形容成落伍或不好的選擇,所以陳醫師覺得還是應該要平衡報導。

有很多需要植髮的病人其實是應該選擇FUT的,而且這並不是只有陳醫師這麼想,在年會的不記名投票中有超過一半的純FUE醫師表示,至少會考慮嘗試在他們的服務中加入FUT的手術方式,這代表即使是純FUE醫師也不見得就認為所有的患者都應該接受FUE的手術,在某些情況還是應該至少將FUT列入考慮,比如說雄性禿在第五、六或七期者、女性患者,或擔心植髮後摸起來後枕部髮量變少者等,至少都應該提供給他們FUT的選擇(可參考前文FUT與FUE的比較)。

 

2.     美國醫師Aron Nusbaum調查,至其診所尋求植髮手術的患者中,約有3.1%可能患有扁平毛髮苔蘚(lichen planopilaris)

 

可參考之前的文章,扁平毛髮苔蘚是一種毛囊發炎導致永久性落髮及疤痕形成的疾病,這類病人臨床上看起來可能與雄性禿或脂漏性皮膚炎十分相似,但是需要得到正確的診斷,如果當作雄性禿冒然接受植髮手術的話,可能導致植髮成果不理想,甚至誘發扁平毛髮苔蘚的活性上升,造成更多原有毛囊的壞死脫落。

而3.1%其實是一個十分驚人的比例,可以讓所有植髮醫師甚至是病人作為警惕,一個成功的植髮需要奠基於一個正確的診斷上,如何避免這3.1%的潛在陷阱,要靠醫師的經驗與細心診斷來達成。

 

3.     策略性的使用非永久髮區域的毛囊

 

如之前的文章所述,兩側耳上延伸至後腦勺的區域內的毛囊是屬於永久髮,這些毛囊終生不會受到雄性禿的影響而掉髮,而且這個區域根據每個人的基因不同,有的人範圍較大涵蓋毛囊較多,而有的人範圍較小涵蓋毛囊較少,此外,在病人年紀輕的時候往往沒辦法明確的預測他老了之後後腦勺會留下多少範圍的頭髮,所以如果病人在年輕的時候接受了FUE植髮而且鑽取的毛囊量過多的話,就有可能會取到非永久髮區域的毛囊(如前文FUT與FUE的比較)。

傳統上來說,我們應該儘量取得永久髮的毛囊,這樣植進去的毛囊日後才不會因為雄性禿而造成掉髮,但是Robert True提出一個想法來利用非永久髮區域的毛囊,也就是把它們種植在”即使未來因為雄性禿而脫落也不會影響整體自然度”的地方。

而這些地方就包括了前額、顳側髮際線及頭頂髮旋處,原因很簡單,就是這些地方都是雄性禿患者最先開始自然掉頭髮的地方

假如有嚴重雄性禿基因的患者種植非永久髮在這些地方,

一個情況是,患者能夠持續吃藥控制雄性禿,那他就能繼續維持這些非永久髮的存在

第二個情況是患者不能夠持續吃藥控制,那這些非永久髮會脫落,那看起來也就是像自然雄性禿的患者(如下圖)。相反的,假如這些位置種植的是永久髮,日後又沒有好好吃藥維持,就有可能產生一些不自然的髮型(如下圖)。

在這樣的策略想法之下,有時候似乎也可以考慮使用非永久髮區域的毛囊來增加可利用的毛囊數量。

病人現在為第三期,未來會進展為第六期雄性禿
各種情況之假想圖

 

 

 

4.     植髮筆逐漸為各國醫師所接受,認為是最能避免毛囊損傷的種植方式

 

植髮筆基本上是一支帶有機關的針,最早是由韓國醫師開始常規性的使用來進行植髮手術,它能把毛囊藏在針管內,醫師將針頭刺入皮膚製造出一個洞,然後按下植髮筆尾端的按鈕,就能把針管內的毛囊推入洞內,同時收回針頭,完成一次種植,整個過程不會接觸到毛囊本身,避免鑷子夾取可能造成的傷害。

 


 

 

近年來因為FUE日漸風行,我們知道FUE取下的毛囊比起FUT來說周邊組織較少,比較容易因為鑷子的夾取受到傷害,所以國際間有許多醫師開始從鑷子改成用植髮筆的方式種植毛囊,其中也不乏很多有數十年經驗以上的大師。

但是如果使用一般植髮筆,因為是侵入性步驟,就需要醫師全程操作,不能夠分工給技術員,所以有許多國外醫師會使用鈍針的植髮筆,也就是將植髮筆針頭刻意磨鈍,一樣由醫師先用刀片或針頭在頭皮上打洞,然後再分工給技術員使用這些鈍針植髮筆把毛囊一株一株推入洞內,這個推入的動作不會傷害皮膚,就可以給技術員去做,也一樣能達成保護毛囊的目的。

植髮筆的盛行從本次大會特別獨立一個講座來討論植髮筆就可以看得出來,光是品牌就達八種之多,有尖的有鈍的,可謂是百家爭鳴。

 

 

本次虛擬會議是一次難得且難忘的體驗,它有好處也有壞處存在,我想未來其實大會也可以考慮穿插一些虛擬會議在一般會議之中,增加世界植髮醫師的交流機會與多元性,ISHRS,我們明年見囉!

上一篇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