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08

眾所期盼的新髮靈(Nuvaniv)是雄性禿的最後救贖嗎?

雄性禿有新藥了!
 
過去幾年來,治療雄性禿不外乎三個選項:finasteride 柔沛、minoxidil 落健以及植髮。不然還有一些勉強算是半個選項的鋸棕櫚或是雷射。身為一個專業的皮膚科醫師自己也是感覺弱弱的,君不見網路上,一堆神奇生髮水、神效洗髮精、精油、刺青、中草藥調理等等,琳琅滿目的生髮選擇,任君挑選,應有盡有,而自己就只有這三招半也敢來闖江湖。
 
但是身為一個專業醫師的宿命就是只能有幾分證據說幾分話,不能夠為了賣東西而唬爛說假話,也不能夠把治療前治療後的照片用photoshop改一改還是換個髮型就當作有療效(不過我覺得消費者也不是笨蛋,怎麼會有人覺得只要把照片的曝光減少別人就會覺得有長頭髮?)。自己只能靠看文獻及參加會議,期待著有能人把新藥或是新治療研發出來造福病患。
 
最近終於有好消息了!!
 

Dutasteride其實並不是什麼新藥,它拿來治療攝護腺肥大已經很久了,在治療攝護腺肥大的dutasteride商品名叫做Avodart(適尿通),之前台灣還沒有通過它對於雄性禿的適應症,但是其實已經有不少醫師拿來治療雄性禿而且也取得不錯的效果。在今年11月Nuvaniv(新髮靈)正式上市,其實它跟適尿通有同樣的成分與劑量,但是有不同的商品名及適應症。適尿通是治療攝護腺肥大的,而新髮靈是治療雄性禿的1
 
重點來了,它是真的有效,是那種經過嚴謹研究近千人且發表在國際期刊上證實的有效2,不是那種用photoshop改一改啦髮型換一下啦感覺好像有效的有效。
 
現在先來講講為什麼它會有效,二氫睪固酮大家應該都認識吧!就是那個被還原酶從睪固酮變過來,很喜歡把我們的頭髮變細變不見的一種雄性賀爾蒙。這麼壞的賀爾蒙我們當然是要把它除之而後快啊!所以這就是當初finasteride拿來治療雄性禿的機轉,去抑制二氫睪固酮還原酶,降低體內二氫睪固酮的濃度。但是呢~斯斯有兩種,二氫睪固酮還原酶也有兩種(其實是三種啦!但是太學術了暫時不討論第三種),也就是第一型及第二型還原酶。Finasteride主要是抑制第二型還原酶,而我們的dutasteride不但抑制第二型還原酶的能力是finasteride的三倍,而且還可以抑制第一型還原酶,可以說是一網打盡2。研究顯示finasteride約可抑制70%的還原酶;而dutasteride可抑制90%以上的還原酶3。更威的是finasteride在體內的半衰期約5~8小時,而dutasteride半衰期是3~5星期,可以長時間的去抑制還原酶1,4
 
所以在醫學期刊上的研究顯示dutasteride在毛髮數量、毛髮粗細、雄性禿分期及照片評估上都優於finasteride2,5,甚至有研究找了31位使用finasteride半年雄性禿沒有改善的病人,給予使用dutasteride,結果在半年後,有7個人有中等以上的改善,17個人有輕度改善,7個人沒有差別6。在副作用方面,在大規模的整合分析中,dutasteride造成性功能下降的機率並不會比finasteride高,男性女乳症的發生也沒有統計學上的意義2,5,7
 
所以dutasteride比finasteride好,以後就用dutasteride就好了是這樣嗎?事情沒有那麼簡單,dutasteride還是有一些事情需要醫師與病患注意的。
 
1. 半衰期較長帶來的缺點
dutasteride跟finasteride一樣,也有可能造成性慾減低、陽痿以及精液品質異常等副作用,但是如果是吃dutasteride時遇到副作用,預期這些副作用的恢復時間會比finasteride長。另外就是如果病患有捐血的需求,相較於finasteride需要停藥一個月,dutasteride需要停藥六個月後才可捐血1
 
2. 對精液帶來的影響
相較於finasteride在精液的研究,雖然還是有許多爭議性,但是設計良好的研究已顯示每天1mg finasteride對於精液沒有不良影響8,9;而dutasteride則可能造成總精蟲數、射精量和精蟲活動力輕微減少1,但要注意的是,這不代表生育力就會因此下降,dutasteride對生育力的影響還有待研究證實。
 
另外一點是假如男性伴侶在服用dutasteride,約有11.5%服用的藥會進入到精液中,假如這精液進入到有懷孕可能的女性伴侶體內,是否會對胎兒造成影響還是個未知數,所以我還是會建議病患在服藥期間及停藥半年內,還是要採取避孕措施1
 
3. 藥物交互作用
finasteride與dutasteride雖然都是由肝臟代謝,finasteride目前沒有發現跟其他藥物有交互作用,而dutasteride是由肝臟酵素CYP3A4代謝,一些抑制CYP3A4的藥物(如amiodarone, diltiazem, verapamil等)可能會造成dutasteride血中濃度增加1,4
 
因此,其實並不會就因此把dutasteride當作第一線治療雄性禿的口服藥物,畢竟使用finasteride已經有六成至七成的病患髮量會增加,如果finasteride使用半年以上對於療效仍然不滿意,到時候就可以考慮dutasteride的治療。
 
但是對於這些使用finasteride無效想跳槽到dutasteride懷抱的病人,還是建議要有合理的期待,畢竟研究顯示這些跳槽的病人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人有中度以上的改善,也就是如果你的期待是相當程度的改善,植髮加上口服藥還是比較可靠的選擇,因為植髮所能提供的是完全健康的毛囊,而非那些本來半死不活被dutasteride勉強救起來的毛囊;那如果你的期待是只要能比finasteride好就可以接受,而且你就是不想手術,那dutasteride很可能就是適合你的選擇了。
  柔沛
1mg finasteride
波斯卡切四分之一
5/4 mg finasteride
新髮靈
0.5mg dutasteride
價格
效果 九成以上維持髮量
六至七成增加髮量
理論上效果類似柔沛 生髮效果較柔沛好
使用
方式
簡單,一天一顆 較麻煩,需自行切藥 簡單,一天一顆
見效
時間
持續服用半年以上
副作用 陽痿,性慾下降
等等(約1%~2%)
陽痿,性慾下降
等等(類似柔沛)
陽痿,性慾下降
等等(類似柔沛)
副作用恢復
時間
較短 同柔沛 較長
他人安全顧慮 對於生育年齡的家人來說,
切藥產生的粉塵有疑慮
建議避孕,避免精液中的
藥物進入女性體內
萬一產生嚴重
副作用(非常罕見)
有藥害救濟 可能沒有藥害救濟 有藥害救濟

 

 

Reference
1. 新髮靈(Nuvaniv)仿單
2. Gubelin Harcha W et al. A randomized, active- and placebo-controlled study of the efficacy and safety of different doses of dutasteride versus placebo and finasteride in the treatment of male subjects with androgenetic alopecia. J Am Acad Dermatol. 2014 Mar;70(3):489-498
3. Debruyne F et al. Efficacy and safety of long-term treatment with the dual 5 alpha-reductase inhibitor dutasteride in men with symptomatic benign prostatic hyperplasia. Eur Urol. 2004 Oct;46(4):488-94.
4. 柔沛(Propecia)仿單
5. Olsen EA et al. The importance of dual 5alpha-reductase inhibition in the treatment of male pattern hair loss: results of a randomized placebo-controlled study of dutasteride versus finasteride. J Am Acad Dermatol. 2006 Dec;55(6):1014-23.
6. Jung JY et al. Effect of dutasteride 0.5 mg/d in men with androgenetic alopecia recalcitrant to finasteride. Int J Dermatol. 2014 Nov;53(11):1351-7.
7. Liu L et al. Effect of 5α-Reductase Inhibitors on Sexual Function: A Meta-Analysis and Systematic Review of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s. J Sex Med. 2016 Sep;13(9):1297-1310.
8. McClellan KJ et al. Finasteride: a review of its use in male pattern hair loss. Drugs. 1999 Jan;57(1):111-26.
9. Overstreet JW et al. Chronic treatment with finasteride daily does not affect spermatogenesis or semen production in young men. J Urol. 1999 Oct;162(4):1295-300.
上一篇下一篇